2016年12月24日 星期六

2016年登山回顧

2016年登山回顧

    今年四月小熊來函邀請走「干卓萬」,我回覆說因為年事漸高,自今年起決定停止高山百岳的長程縱走活動;如此決定,確定我這一輩子「完百」的心願無法達成。這個決定並非草率,高山百岳我已經走了86顆;而如今年歲已長,雖然還有一點腳力及負重能力,但總要小心斟酌,以便使自己能夠在山林中活躍得久些。台灣高山、林道的路況近年來飽受自然力量摧殘,以及政府無能的漠視,早已大不如昔;我已不復年輕,萬一在山上有所閃失,以後恐怕連登山的樂趣也沒有了。很多人把「百岳」視為圖騰,我卻不然:我為何不多想想我已經達成那麼多(86),而適當割捨那少數(14)尚未取得的?老天已給我不少,我當知足滿足。

    個人認為:今年高山百岳雖無增長,但今年的成就感可謂「空前」,大概也可以說是「絕後」。因為明年以後我在「中級山」的成果,絕對難以超越今年了。一則因為能夠爬的「中級山」,今年已經爬得差不多,剩下的大部份是我能力恐難達成者;再則因為年紀漸高,體能漸衰,以後歲月中的成就,殊難意料。今年承蒙北部、南部、東部的登山先進抬愛及協助,完成不少自己渴多年的「中級山」攀登,尤以能夠成功登臨「霧頭山」、「倫原山」、「新望嶺」、「玉里山」等山頭,予願足矣!畢竟,爬山在我只是當作退休後的休閒、運動,這種活動似乎沒必要拼命或拼業績,更無須視之為名譽之標竿。最近在山友的紀錄中無意間讀到如下的言語,深深打動我心:「隨著年歲的增長,應把生活步調放緩慢,慢一點,靈魂才跟得上,與世無爭的淡定,更聽聽內在的聲音。」

    近年來普遍瀰漫一些氣氛,我個人深深不以為然。我認為政府的職責首在教育百姓正確的登山觀念,而不在於動輒封山、禁路、建鐵門。對於登山者而言,登山活動的圭臬,首要者應在於登山的倫理,而不在於登山的腳力;應在於登山過程中的心靈成長,而不在於登山者的自我炫耀。台灣山界「四大天王」中的「才子」邢天正先生說過:「爬山不是趕路」,行走俯仰之間如不能留心「山川草木、蟲魚花鳥皆有情」,則「走完百岳又如何?」現在山界常存留有飆快、飆遠的陋習,所以明明需要兩、三天的重裝行程,輒喜歡輕裝單攻,並以此而自詡,於是「一日單攻」便成為自相誇耀的風尚。試想:連續行走十五小時、甚至二十小時摸早黑又摸晚黑的行程,豈能稱之為「一日」的「單攻」?更遑論登山過程中極需慎密觀察,冷靜思考,瀏覽賞景,飆快摸黑怎能達到這些目的?

    隨著台灣社會環境的惡化,核心價值觀念的逐漸崩潰,山界這塊昔日極少瑕疵的「淨土」,也不免漸漸被社會風尚所玷污。舉例而言:登山者最需要相互扶持關懷,但如今自私器小者時而有之;登山者最需要培養謙遜的情操(在大自然面前豈可傲慢自大?),但如今以攀登一些山岳而夜郎自大者時而有之;登山者最需要責任心,但如今遇事牽拖推諉者時而有之;登山者極需專注細心,且需珍惜山上資源不易,但如今嘻嘻哈哈、吃吃喝喝者時而有之。我們的登山環境中,急需建立政府的責任,以及登山者的倫理素養。所謂「風動草偃」,政府如果疏於教育百姓正確的登山觀念與責任心,在當今的社會環境之下,豈能期盼百姓能夠「自動向善」?此事政府是責無旁貸的;但必須弄清楚的是:教育百姓絕不等於加強管制、封山禁路築鐵門。

    在山界頗有些人讓我感到十分敬佩,舉其荦荦大者:有些人已年近八十,卻能定期活躍山林,一日間能行走二十多公里的山路;有些人已逾七十,還能背負重裝行走數日,且虛懷若谷;有些人無私無我的開山闢路,哪怕再深再遠的中級山,也能開出諸多山友可以行走的路線,且又一次接一次的帶人上山,以此為榮為樂;有些人發揮無比的愛心、耐心,照顧弱腳,甚至摸黑至深夜才安然回抵登山口,無怨無悔。這些人的登山精神情操,比那些自詡飆快飆遠者高尚許多。

    時局在變,登山環境也在變,到底是「往上提昇」,還是「往下沉淪」,見仁見智。孔子說:「見賢思齊,見不賢而內自省。」此言可當作本文無奈的結論吧?

 2016年登山照片相簿,請連結:


1 則留言: